春风赏我一耳光

Yesterday once more(主宋教仁)

这里桃源渔父小迷妹!第一次写片段,请多多指教
(ooc警告
_(:з」∠)_

还是那身西服,但此时此刻我面前的是一位颇有风度的男子。
“你的气色看起来比那张照片上好多了。”
“哈,是吗?”“哪一张?”他问。
“抱歉……那是你的遗照。”
“我已经放下了。就随它去吧……”
“真的很抱歉,可历史课本上只有那一张照片。”
“当年民立报的事,没有提吗。”“看来只有死亡才能让我被世人所铭记啊。”
他苦笑着把目光移开。
“钝初?”
我努力回想起了他的字。沉默片刻后,我走近他身旁。手不自觉地拍了拍他的肩。
我实在不知怎样让他好一些,也许沉默是最好的陪伴。

评论(8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