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风赏我一耳光

(主宋教仁)渔父(一)

(ooc注意,如果影响正常食用可以私信)
这是《渔父》系列的第一篇,计划全系列一共4篇。同时也是给钝初的生日礼物。感谢苏东坡先生的诗为我提供的脑洞,文中很多场景与情节参考了宋钝初1904到1906年的日记《我之历史》。
往后会接着连载,不定期更新。

渔父饮,谁家去,鱼蟹一时分付。
酒无多少醉为期,彼此不论钱数。
——苏轼《渔父》(其一)

     几片云掠过正午十二点的天空,日光似乎没有昨天那么晃眼。风中夹着一丝腥味,鱼在板上拍着打着,来往的人走着看着。波纹浮在水面上,一圈一圈地把港口向后推远,渐渐只剩下桨片击水与握杆摩擦船身的声音。

     这艘船上的人们要前往上海。从一个港口到另一个港口,辗转着过了大概十多天。颜色稍浑浊的酒从壶口飞流而下,从碗底溅起又落下。自称为渔父的年轻人端起碗小酌一口。这老酒算不得烈,在口中烧灼不久,入喉时味就散得差不多了。光有一瞬的畅快远远不够——要知道那香气还回味在心头呢。这时便会再接着喝第二口,第三口。碗就这么空了。

     像其他人一样,渔父一开始就知道他和同行伙伴要上哪儿去,做什么。一次战略转移——这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吗?其实对于这个问题,渔父心里早就有了答案。那颗孩提时代就埋进他心间的种子如今已是枝繁叶茂的一棵树。

     这个国家以后要往哪儿去呢?也许此前某个时代的先辈们知道,但如今他和同伴们要重新思考这个问题。从前的五千年里从没有过这样的局势。渔父想着想着,脑海中所有思绪窜到一起,最后就只剩一团乱麻。若这时船靠了岸,他便会下到岸边,去街上转一转。到书店里,随手拿起书翻一翻,籍此转移注意力。可能沉醉于其中一两个时辰也不为过,但不久后渔父又将自己的思维绕回那团混乱之中了。他的事业还未完成,哪里有闲心这么安逸地好好看一本书呢?酒总有醒的时候,但千杯未醉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 壶中的酒终于也饮尽了。此时渔父撩开遮拦在眼前的门帘,走向船头。他踏出一大步,地板“嘎吱”地叫了一声。他停在原地愣了一秒,才缓缓把重心向前移,小心地迈出接下来的几步。左手搭着右臂撑在桅杆上,眼睛也不自主地看向前方的湖面。无风的湖面各个方向都十分开阔,没有波浪,船似乎在滑动着往前开。岸边的草木参差不齐地挤着。它们大多只剩树干与较粗的枝在那儿骨架似的晃,树梢上残余的叶也跟着摆。风一来,湖面便成了一大片毛玻璃。往下看,几条鱼在空中游。突然打了个机灵,跳过了一片云。渔父向前伸出右手,感受着风从指尖流过。微卷的头发轻轻往后斜。

     “往一个全新的方向走去。”他嘀咕着。“要想让国家离开走了两千多年的老路,就要有一场巨变。这是必然的。”有时他刚刚好能从混乱的思绪中把自己解救出来。当然,要想成就一番事业,仅仅如此是肯定不够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(大家好我是分割线)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傍晚六点,船在另一个港口靠岸。高于水面的地方掀起一阵白浪。那是一丛芦苇。渔父闭上眼,好像又在想着什么。不知过了多久,周围亮起昏黄的光。抬起头,天黑了。

第一次画德邻!
P2原图,我们的李猛仔露出了一丝装x的微笑(bushi)

(占tag注意)
所以說……漢密爾頓真的是個……屯兒?

不说那么多,饮弹自尽。

(占tag)铁拳无敌孙大炮。
在下佩服。
又一部大戏。

让我们祝梁卓如生日快乐!!!
ヽ(  ´∀`)ノ♪
他太可爱x

玩一个谐音梗,
话说这扑面而来的美少女战斗漫画即视感是怎么回事

校园AU)受到 @苏依荷 的文启发,
会壁咚的不只是李泽言,还有李大钊(误)
感觉上完色会毁

(玩梗)据说世界上最可恶的莫过于占着tag不产粮
今天的陈仲甫先生也收到了好多奖杯和洗手液
以及佩弦先生寄的橘子
(图力为负值的废人)